阿逃童话》续(转载自WAP网站,作者:阿逃) ­

向下

阿逃童话》续(转载自WAP网站,作者:阿逃) ­

帖子  执行人 于 周二 六月 07, 2011 1:29 am

阿逃童话》续(转载自WAP网站,作者:阿逃) ­

文墨班。 书香墨气盈屋。 阿逃正以前所未有的斯文姿态在求教。“小女不才,随手拈得拙句《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特来文墨班求对或续。” 纯原定同学首先和了句:“秋风冷月潭中戏,唯有酒葫替佳人。” 灌水班的峰哥也在场,他随即也和了句:“楼中依人独追忆,滴滴清泪洒红尘。” 阿逃笑而不答。 峰哥笑着说:“老朽厚脸再对:窈窕曼妙风弄影,尘埃落定火燎天。” 这时只见林丫头不紧不慢轻轻地说:“夜凉如水花献媚, 风住尘香月清浅! 桃花梨雨弥馨雾, 柳垂溪流蒿如鬟! 新荷挂绿别有韵, 鱼鹭澄波染暮欢! 碧翠裁剪纤丝影, 一顷春色向天关!” “鑫龙好文采”阿逃欣喜,“可是我还要再等。” 这时牙签同学终于露脸了:“佳人语喃持推就,愁煞才子鬓白边。” 哈,牙签这是在说阿逃刁钻么?可惜阿逃别的不会,装傻最在行。 峰哥见阿逃装傻又来了句:“晨曦妙语戏文墨,笙歌径走若离尘。” 这是恰好钓老师经过:“大家玩什么呢!” “钓老师也来和几句?” “好啊,”老钓想了想说:“夜凉如水花献媚,月影却与人相随.风住尘香月清浅,兰花紫梦惹人醉。” 老钓就是不一样,姜还是老的辣呀! 心淡如水同学的更绝了,只见他清清嗓门说:“在下随口吟出两句,不敢与你妙句相对只为回应君之才情! 静饮芳庭相思酒, 幽闻寒弦音悠扬。” 文人就是不同,阿逃这粗人顿时连话都答不出来。 “哎…文墨乱我心啊…我心中无句了…”阿逃晕晕地说。 林丫头这时又接起:“呵呵,无句心中应该是有句, 再和两曲一联:“ 夜凉如水花献媚, 风住尘香月清浅! 星落化龙雨打帆, 蕾凋埃藏溪荡边! 二:夜凉如水花献媚, 风住尘香月清浅! 流落芳琼思薰起, 暗语孤瑟泪痕衫! 联:上联,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 下联,晨馨似荷草含韵,露沾琼蕊雾茫然!” 鑫龙果然厉害。难怪那个叫兰亭玉的家伙老跟在她旁边不走呢! 只见烂玉也和了两曲:“〈兰若寺〉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圆月映影思故人,寺院晓露静沾襟!→聂小倩、呵” 居然把阿逃拿阿逃的笔名兰若作文章,“没事,我装。哈哈” 阿逃仍保持沉默,谁让她拜金吧,沉默是金嘛。 这时黑见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他也随口和段《续貂》:“凉夜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独上西楼晓残月,轻倚栏杆锁娥眉,蓬山青鸟应由信,关­

山飞渡晚­

来急,等闲识得周公面,款款卿情入梦来.” 阿逃这会心里正暗暗偷笑。所谓抛砖引玉也就是这样了。不过再对下去估计自己胸中那点文墨就给炸干了,三十六计,还是溜吧。“哇…高人好多…我要闪了…”阿逃刚要逃就给烂玉拉住了:“想逃。留下几句再说。” “切…拿我的题考我?”阿逃甩一首:“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和雨和烟美人尖,天上人间声声怨。疏狂拟尽几回醉,寻常莫过当时月”就闪了,闪之前还不忘踢上烂玉一脚。 彼时的舞文弄墨,实在名不虚传!回到教室刚好上课铃响起,这文墨一会阿逃也无心上课了,满脑作诗对对,心不在焉地上了两节课,阿圣班长主持的辩论活动也到了,因为班会是全校统一在这一节的,也是可以当成校会课的。­

班会。辩论活动还没有开始。“阿圣班长…你确定没有奖品?”十三还没有死心,“你难道真的要我保持默吗?这样这个活动就没有意义了呀~”“臭美!”阿蛇哼了一声。“有人要出尔反尔喽~”琴也开始奚落十三。“十三,为了防止等下辩论时你不能出声给憋死,那我就让你先来个表演吧!”阿圣班长终于说话了。“好!那我就给大家表演一下斗羊吧。阿蛇你来做那只羊!”十三兴致勃勃地说,“快点啊!”“为什么是我…”阿蛇惨叫道。“因为全班就你长得最像羊,”十三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道黑影闪过,大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经像只蚂蚁一样给阿蛇按在地上了。“噢,可怜的十三…”霸王装着很同情的样子走到他们跟前当起裁判来了:“一!二!三!耶~阿蛇胜!”“谢谢!谢谢!”阿蛇得意忘形地站到课桌上学那些拳击优胜者,这时阿涛老师进来了:“眼镜蛇你站那么高干嘛!”“别嚷嚷,登高望远懂不懂!”阿蛇看都没看是谁,得意过了头了,结果回头一看,唉呀我的妈呀~“阿…阿…阿涛老师,蒽…蒽…那个…那个…高处不胜寒…我…我还是下来吧我…”说着一溜烟爬下来跑自己位子坐好了,害大家憋得半死没敢笑出声。阿涛例行公事化地讲了几句就走了,把这节课交给了阿圣班长。辩论活动也正­

式开始了。“好,现在开始辩论,大家可自行选择正、反方,正代表怀念先人,反代表劳民伤财。大家开始!~”阿圣班长话一落,阿小这个大头就跳起来了:“我选反方,正方辩手!你们乖乖投降吧!你们输了~”“阿小你发什么神经?还没辩就赢?”阿圣班长不解地问。“正不压邪嘛!这都不懂!”晕~“再捣乱拿出去浸猪笼!”“不要…怕怕…我下次不敢了~”“我也选反方!”呢妮大喊。“判徒~有你们的现在是多少先人用生命换来的?吃饱穿好你就把他们忘了?还敢选反方?俺站左边了~哈哈”阿圣班长差点没把呢妮的鼻子给指下来。­

“哎~沉默是金没错,不用给攻击,”阿小看十三语重心长地说,十三痛苦地眨眨眼,阿小潇洒地甩甩他的光头,“我们各有所得,阿圣班长,你过你的奈何桥,我走我的币币道,井水不犯河水,认输吧!我拿币,你拿金,狠公平的~”“晕噢~这叫辩论么,我怎么觉得像要打仗啊?”阿琴说,“全班同学上!声讨啊小~冲啊~”末了还补上一句“我站中间哈”。­

“丫的,”阿小沉不住气了“打击不是罪恶的,孙武有云:攻其不备,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所以我无罪,阿琴,你个猪 !”“严禁骂人!”秀才说话了“子曰…”话还没说完阿小已经把他的嘴捂住了:“­

秀才~你放过­

大家吧~别子曰了~”“大家认真点”阿圣班长拿起铁锤似的拳头向大家作出恐吓:“阿小想浸猪笼是不是?”“呜~我不敢了,”阿小又在装可怜了。无心同学最乖,他很认真地说:“俺选正,一年就这么 一天:想想祖辈们长眠地下:一年去看那么一次:还劳民伤心:你祖先是白养你们了”­

“好~那个,额~我方的观点是:那个,哦对,清明节劳民伤财~!!清明节固然有怀旧的底蕴,但它却成了很多人不上班的借口,不单只没有拿到该有的薪水,还要付出精力与金钱,实属破费之举”阿小终于开始说人话了:“无心此言差矣,所谓逝者已去,活者继续!我们不能为了那些没有肉体没有灵魂的东西付出太多,那是一种金钱上的挥霍,是精神上的煎熬,我们要理智,迷信不是好的!”晕~这话都说出来了,估计阿小放学回家得让老妈罚跪喽,这丫也太狠了。“我保持沉默,”秀才也说“呜~欺负我~”­

“正方辩友,你们已经超时,准备认输吧”阿小不等别人说话又开始喷口水了:“看来这回是完败啦~连对手都找不到,我不活了”“严重支持阿小不活~”阿逃突然大喊:“自杀吧你!”琴说话了:“阿小!怀念先人这种形式就像生物链~慢慢消失到时怀古就迟了~这是一种从古到今的风俗­

丫…(老祖宗保­

佑我哈哈)”“人类不是应该被后悔征服的生物,我们做了就不后悔,物质才是我们追求的,实在是思想才是我们的方向,”阿小瞪着阿逃狠狠地又转而对阿琴说,“你是想说食物链?提醒一下,祖先不能吃。”晕~又来了~阿小又开始发神经了~“我不反对琴日日去看先人们!这才显得你孝心爆栅!我反对的是后人们好食假孝心!打着孝旗大张旗鼓进行拜祭!谁见过先人收了三牲?还不是进了后人的口落入后人的肚!??俗语担:在生吃粒鸡旦贡贡香!死后拜个猪头也枉然!”呢妮也开始进入角色。­

无心同学接着说:“拜人也好:拜鬼也好:反正是俺们的祖辈:那么对你来讲:就是人去茶凉:祖辈死了就死了:看都不用了:你父母教你的:真冷血。”“我们不再是小孩时代,我们生存在现实世界里,当你穷困潦倒是,你那长眠于地下的祖先会给你带来什么?是颓废在坟前,了此残生?还是让你的祖先诠释人鬼通神的一幕?”阿小咄咄逼人。辩论会也越来越精彩了。­

“冥顽不化的阿小,祖宗长眠于此,我们一年才去祭拜一次,我们是在怀念…是在回忆…回忆先人为我们付出的努力与心血,我们并没有忘记…”琴也不示弱:“冷血的家伙!”午夜留香同学也发言了:“我选正.看现今社会都­

有人难以解决温饱,更不用讲­

古人.如果连饭都没得吃.那里来的劳民伤财之说.”……一节课大家辩得像模像样,除了十三还在痛苦地保持沉默、阿逃在幸福地呼呼大睡以外,这个辩论总的来说非常精彩,阿小同学最后以超多的口水将正方辩友淹没了,这一战阿小表现杰出,获得小红花一朵,白开水一杯。其他同学均得到冰红茶一瓶的安慰奖,据说是阿小掏的腰包。实验证明:阿小在某种程度上跟杨修有相同之处,大家须引以为戒。 ­

时光如飞,同学们似乎还没有从辩论活动的激动氛围中走出来,又是星期天了,“蝶,青春是什么?”仍是那条林荫小道,叶绿青青,阿逃小蝶和太阳三人缓缓地走着,阿逃今天似乎并不如平时活跃,问这话时,语气是少有的平淡。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青春、是一首流动的歌。”蝶认真地说,“像我们的日子。在打打闹闹中璀璨着、明媚着。走过泱泱四季、度过悲悲戚戚,仍旧不减那一身的光华灼灼。” “青春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啊,”太阳说:“八点半、不早不晚。” “我的稿给退回来了,”阿逃郁郁的说。 “原来是为这样的事颓废?”蝶轻轻地笑了,晨风拂过她的长发,很温柔的样子:“那么在乎那点稿费么?” “不是,是挫败感,”阿逃低低地说着,“这个暑假我要去工作了”说这句话时蝶能听出她那一丝的欣喜。 “不要太看重结果,真的,”太阳拍拍阿逃的肩膀说,“做什么?” “这是秘密,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了,”阿逃第一次跟她们俩提起秘密。 她们也不追问,三人静静地走着,不说一句话,感觉却是那么自然。朋友,就是这样。就算在一起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 这个星期天,似乎是注定要平淡无比的。 一个早上,感觉连周围空气的流动都是不缓不慢的,­

没有什么动荡。直到落霞染红了西天,“好美…”阿逃站在阳台上仰着头,望着夕阳发呆,“不知道还有谁跟我一样,在现在一同目送夕阳西下?” 阿逃没有看到,西郊的湖边老树下,夕阳把稻草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他的神情是那么专注,旁边那一盒颜料正在他的画笔下,开出它们生命最炫灿的花朵。那一纸画卷上,西阳正没入山的那一头,落霞染红了山的那一边,隐隐地能看见几只飞鸟的身影,近处那一棵老树婆娑的秃枝上,还挂着一片还泛着残绿的叶子。夕阳下,一个女子的背影温柔婉约,她就像是那个守候在田野的稻草人,被稻草人同学画在那,一动也不动地守候着着满天的落霞。稻草人,这可是你心中的那个她? 而稻草人同学并不知道,就在他画的这座山脚下,老爷正弹着他的旧吉他,梦婷坐在旁边静静地听着,身后,仍是那一片落霞。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把浩翰的海洋装进我胸膛,即使再小的帆也能远航…” 这是阿圣班长和刺虎的歌声,伴着吉他的声音,格外嘹亮。夕阳西下,没有天涯断肠人,只有年轻的心,将要逆风启航。­

星期一,刚踏进乐酷学校就能听到同学们的问好声:“嗨~今天你酷了吗?”听啊,多有个性的问候,新新人类就是不该停留在“你好”“早上号”的层面上。“秀才秀才!这一期校刊没你的文啊?”阿琴拿着校刊问秀才。“我不做秀才好多年,”秀才懒懒地说。这家伙越来越懒了。“下一期有个征稿主题啊,”琴说,“是《情》叻。”“噢,”秀才还是那么懒。“哎哟哟放手…快放手…疼…快放手…,”原来琴见秀才老是爱理不理地趁其不备硬是把他的耳朵给揪起来了,痛得秀才大喊大叫,琴这才放手,手一放马上就跑,秀才随即就追,“秀才你干嘛干嘛!”清心也可以同学果然来英雄救美了,“琴别怕,有我保护你呢!”只见琴躲在清心也可以同学后边对着秀才又是撇嘴又是皱鼻的,秀才气得头发都快掉了,他一边揉着耳朵一边恶狠狠地说,“你们俩人合起来欺负我是吧,我…我…我…我秀才不与破琴斗,”说完回位子上继续发呆去了。“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币币长得很帅~”大家不用奇怪,没错,这猪嚎便是阿币币发出来的,这家伙发起花痴来可不比阿伟差,这会正缠着阿鱼呢,只见他­

左摆摆,右摆摆,样子好笑极了。“漂亮女孩的苍蝇拍,左拍拍,右拍拍,鱼快把他的耳朵楸下来­

,看看他,再耍帅~”阿伟一来就和着唱了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秀才突然开始摇头晃脑的念起来。“惨了,秀才中邪了~”阿丽大嚷,“大家快来刺激他!”“我~来~也~”只见阿弟仔一招无影脚,嗖~噢,秀才……旁边……地上那团废纸……给踹飞了。“好功夫…大家鼓脚……”娃娃又跳起来了~耶~这一刺激可不得了,只见秀才猛地站起来,往课桌一拍:“糟了!我冰红茶放在厕所里忘了拿了!”说完嗖的一声直奔男厕去了,留下阿弟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惨不忍赌。“人生就是吃喝拉撒…吃完了喝…喝完了拉…”阿酒望着秀才远去的背影语重心长的说:“同学们…大家别学他!”“走吧~走吧~有红茶在厕所等他~”腊无同学突然兴致大起,唱起怪歌来…“走吧…走吧…上厕所难免会忘记拿它~”“我晕~”蝶舞天涯 同学忍不住了:“你们别这么恶心好不好!”“蝴蝶飞呀~­

飞向未来的城堡~打开梦想的天窗~让那成长更快更美好~”阿虎突然也加入到他们的演唱会­

之中,歌声一起,只见嗖~嗖嗖~嗖嗖嗖~班里三下五除二跑得连个人影也没有,只剩下天花板那个风扇摇摇晃晃地挂在那~吱嘎~吱嘎~转得凄凄惨惨…噢~亲爱的虎头老大~你不要再吓人好吗?­

“当我还是小姑娘!/你把我放在膝盖上/你把我当作你的一切/就像所有的小姑娘一样/所有的事情你都能够帮助我/当我遇到麻烦我会直接奔向你/当我长大成人/我想我们会分离/但我始终会留出一个特殊的位置/为你!/在我的心灵深处/或许将来我会有我的宝贝/但我永远是你的宝贝/你是我永远的父亲/我永远不老的父亲/……”阿逃看着校刊上的这一段诗歌,心底那一处柔弱不禁轻颤了一下,作者:雪.精灵。《父爱如山》四个字,直抵人心。“精灵同学肯定是很孝顺的孩子,像精灵一样善良着,”阿逃想着,突然看到这一期校刊主题为《情》的征文活动版面上,《友情》一题格外清晰,“茫茫世事,辈辈人生。能在同一片时空下相遇,已是一份机缘。…好朋友是水,一脉智慧。南河北江,西泉东溪,曲曲弯弯终不迷路,歌吟着奔海…好朋友是泥土,厚爱绵绵。土墒无语,春撇一粒籽,夏就能开一束花,秋就还能结一把果。所以有“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亲情,“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的挚情,“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语时”的柔情,“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深情,更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江山豪情,世间如此多情,当永不绝望。”这样的­

一段话,让人欣喜,又让人感伤,看看作者:风意无阻。原来是风意同学,“当永不绝望,”阿逃若有所思地念叨着。“嘿!你干嘛呢!”阿小走过来往阿逃肩膀狠狠一拍,“傻啦!”“你才傻了!”阿逃居然没有对阿小发火,“风意组长的文,看了没?”“没呢,”阿小耸耸肩,“我很忙的,我还要学习我的网络知识呢!”“估计你这辈子别想当上黑客了”阿逃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就凭你这智商!”“去~”阿小头也不回地吹着口哨走了。“其实我最喜欢这一篇,”阿逃自顾自地说,前几期的校刊上,风意组长的文曾让她怦然心动:“当回忆变得遥远.就有了一种朦胧的美丽 当回忆变得深刻,就成了一记永隽的惦念 回忆在岁月的羊肠道上渐渐蜿蜒,悠长. 悠幽的诗思.沧桑,温暖,沉淀,酝酿成一窖老酒.来一瓜瓢,甘醇.芳香.但有点儿呛辣,不要紧.不要紧.痛饮后才不再忘怀! 白驹过隙,似水流年, 啊!匆匆! 太匆匆! 往事陈旧,却让我们懂得珍惜.不能挽回.不要遗憾.尘世喧嚣,留点儿心情在欢喜的幽静处,打开记忆的水闸!回忆!回忆!任潮水倾泻,流过心田,留下一片潮湿的忧伤!淡淡的,凉凉的 记忆深处那根弦, 在不经意中撩拔,留落绵长清­

脆的­

余音.就像童趣的欢笑. 看月亮吃力地爬上林梢,照着熟睡雁儿的安祥”时光太瘦,指缝太宽,青春,我能抓牢你么?­

第四维的书突然像一种流行病一样在乐酷学校盛行起来,其盛景不亚于当年“家家争唱饮水词”的热烈。郭敬明,一个有着那种年龄不该有的忧伤的男生,以一句“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收拢了无数人的心。当中当然也不乏对这种流行风不屑一顾者。阿逃却是属于那种不顾一切媚俗者,一头扎进《幻城》里,像是不打算出来了一样。连小蝶跟太阳都只能看着她摇头了,“阿逃,你中毒太深了。”这是小蝶说的。不过阿逃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故我。呢妮跟莲羽倒是最特别的两个,呢妮是没有心思,莲羽是没有时间去赶这趟流行。“呢妮,我下午放学还要去舞蹈班练习,你放学帮我把书包带回家好不好,”莲羽可怜巴巴地对着呢妮说,“我等下不用跑多一趟嘛。”“好啦好啦,”呢妮说,“你练完赶紧回家别乱跑叻。”“我哪有时间乱跑噢!”的确,羽几乎把所有空余时间都献给了她的舞蹈,林肯中心舞台上的那只白天鹅,一直是她的梦想。“知道啦,”呢妮说着又继续发呆了,她最近发呆的时间似乎特别多,面无表情,看不出心底是否动荡。午写,潮汕班很安静。隔壁灌水班倒是很热闹,在潮汕班里还能偶尔听到一两句同学的嘻笑声,新来的小依同学给班里带来了久违的热闹,灌水班的班刊本来一直都是以散文­

为主,近段时间却出现了许多词、诗,倒也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盛景。围炉班似乎一直是站火连连的,大家乐此不疲,横吵竖吵都一般好了。“A~大家怎么啦?”风意同学终于闷不住了,“这么安静干嘛!上帝啊~让他们都活过来吧!”“风意你身为校刊散文小组组长,居然带头造反,等下跟阿涛老师告状,”小老头也出声了。“切~风意组长头那么硬,敲多几下有什么关系!”万宝路同学接着说。“那可不一定,阿涛老师最近发明了一种新的武器来对付我们,大家注意,”阿小开始爆阿涛老师的坏话了,“千万让别让他的奸计得惩了!”“阿小,看来你最近胆子不小啊,”阿伟阴阳怪气地说,“你猜阿涛老师要是听到你这句话会怎样对付你?吓吓吓~”阿伟说完还很恐怖地奸笑了三声。“怎样对付怎样对付?”小老头很好奇地问,“不会扔到油锅里去炸一炸炸成金黄色的拿去下酒吧?”“哈哈…那可不一定,有这个可能,”阿虎也接过话题了,“再下点芝麻和葱花,吃起来又香又脆。”“我觉得你们说的可能性很小,”秀才今天终于正常了,“我觉得阿涛老师会直接把他仍到岩浆里去…啊~好恐怖好恐怖~”“丫的都说我是吧,”阿小大喊,“全部面壁思过去!”“切~阿小,阿涛老师对付你怕什么!去跟阿圣­

班长­

借只<齿船>在岩浆湖上泛舟多浪漫噢,”十三大笑。“齿船?”阿小晕了,“什么东西?”“蒽…那个…这个…那个…话说N年前,阿圣班长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十三清清喉咙开始讲故事了,“那时还在读小学,一天,老师就说了,火山爆发喷出来的岩浆是很危险很历害的,什么东西碰到它都会被融化。阿圣班长就说了,不怕,牙齿是世界上最坚固的东西,我们用牙齿做成一条船,遇到火山爆发时就可以逃生了。”“哈哈哈~阿圣班长~哈哈哈~你也想得出来~”“阿圣班长还说了,”十三忍着笑可又老是笑出来还假装正经地接着说了,“长城底下有那么多人头骷,可以去长城底下挖,把牙齿敲出来,也够做一条船了。”“哈哈哈哈…阿圣班长好笨噢,”呢尼突然大笑起来,“牙齿还做船,阿圣班长你太厉害了。”其他同学早笑得说不出话来,“十三,”阿圣班长终于说话了,“你真的想出去重打三十大板?”“哈哈…我不怕…”十三大笑,“你的齿船追不上我的脚踏车。”“不怕是吧!…”话还没有说完十三又给按到地上了,霸王同学又故技重演了:“一!一个半!二!二个半!三!耶~阿圣班长胜~!”阿圣班长谦虚地向同学们弯了下腰,“谢谢!谢谢!”“阿涛老师来啦~!”阿小突然大喊­

,嗖~嗖~不到五秒时间全部都坐得好好的,话都不敢说,一秒…两秒…三秒…“哈哈哈~被骗了吧~”阿小得意地大笑。“阿…小…”大家群拥而起,蜂拥而至,阿小…你保重吧!你可要坚强地活下去啊…­

下课时间,操场上那几个专打篮球的家伙都在,一个个像野马一样又冲又撞,打得还挺入情。学校的操场旁边的林荫小道上,同学们有的站着,有的慢慢走过,已经是夏天了,知了开始在树上嚷嚷,有调皮的男生还会残忍地抓来玩,尽管老师总说不能伤害益虫,但好像很少人在意这个。“哗~好棒~”一阵喧哗,原来,小老头又在表演他的灌篮绝技了,只见他敏捷地从阿圣班长手里截过球,一跃,漂亮,又进了~夷?谁!谁!那边正慢慢走过来的是谁!那家伙一身校服,书包单垮在肩上,另一边带子都快拖到地上去了。他正慢慢地往操场走来,“嘿~狂神!你不会吧你!现在才来上学!这几天去哪了啊你?”阿圣班长正好休息,转过身看到那家伙便大喊起来。原来这家伙就是狂神同学了,两天没有来上课了,也不知他在忙这什么。“噢,没有啦,”狂神说,“没时间来。”“我晕~”阿圣班长说,“学生没时间来读书啊?你厉害,看你是想去政教处接受教育了吧。”“切~我慷慨就义视死如归了我,”狂神不以为然地说,“阿琴明天比赛我才来的啦,给她加加油,那家伙虽然没个姐样,怎么说也叫她姐了,给她打打气呗。”“噢,阿琴的钢琴比赛到啦?”阿圣班长说,“那我们都去给她加油喽,别告诉她,到时出现在­

台下吓她一大跳。”“好主意!”星期六下五两点,阿琴参加的市钢琴比赛如期而至。虽然不是特别大型的比赛,比赛会场的人还是很多,琴自己一个人来参加比赛,独立惯了的她,看着别的参赛者都有朋友亲人打气,似乎并没有受影响,只轻轻一笑,就走到后台去了。她并不知道,潮汕班那一大班人,都偷偷地跟在她后面跟着走进赛场了。会场让那么一大班人挤了进去,一下子拥挤得有点过了似的,可是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比赛的开始,等着看琴的表演,虽然平时大家经常相互损来损去,但或许是因为这样,才让大家更懂得彼此关心。比赛正式开始。阿琴还在后台候着,一起候着的还有许多参赛者。琴看着她们一个个出去表演,能听到台上她们充满自信的自我介绍,也能听到她们精彩的琴声,她听得出来,外面的选手都不比自己差。已经等了很久,还没有轮到她出场,外面的掌声一阵阵地响起,琴开始有微微的紧张。而外面的同学老早就伸长脖子在望啊望了。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在脑海里幻想着她的钢琴,她的曲子。便慢慢地沉静下来。“下面有请午夜琴为大家演奏《昨日重现》,有请!”终于轮到琴了,潮汕班的同学生都开始地笑起来,一个个啪啪地鼓着掌。只见阿琴一袭素色连衣群,乌黑的长发温­

柔地­

伏在肩上,她轻轻地走到前台,带着微微的笑意,正准备施礼,抬眼间竟然看到台下同学们那一张张灿烂真诚的笑脸,一时间竟愣住了,看到清心也可以伸着姆指给她打气,还有其他同学那热情的眼光,琴的心涌起一阵感动,她没有说任何自我推介的话,只深深地对着台下鞠了一个躬,笑魇如花。她来到那一架钢琴前,轻轻地坐下,便开始了她的演奏。悠扬的昨日重现从琴的指尖飞出…琴闭着眼睛,深深地沉进了她的音乐世界中,大家都静静地听着,在这特别的琴声中,思绪飞扬。仿佛回到了过往,穿越了时空…那些开心的事、那些伤心的事、那些相遇、那些别离、都随着琴声在眼睛重映…“啪啪啪啪…”热烈的掌声响起,送走了琴的表演,也说明了琴的技术,更见证了潮汕班同学们心中的那一份感情。­

或许,这一曲《昨日重现》,将永远留在这一群人的心里了。­

总能记住一些事情,像某次谋面某个眼神。某天的雨水,从屋顶奔突下来,偎着窗台的一抹温暖,树叶簌簌的抖。裸露的鱼和另一尾鱼,朦胧的水气在夜里升腾。能记住一些场景,像喝光的水杯燃尽的烟蒂。过程却在每一次想过之后,渐行渐远。努力打磨的深刻终于淡漠,像一杯茶,慢慢,泡出水的颜色。风不吹水不动,但现在风吹过了水依然没有动,那么这该就是遗忘。像某天忘了拉上的裤链。该死,只这你不曾忘记,闲语。······“人是多么奇怪的动物?是思想左右了初衷?还是初衷左右了思想?抑或,初衷跟思想之间,其实并没有多大关联?”星期四,所有的故事恢复平静。琴的比赛已经过去了五天,激动也慢慢淡下来,感动就留在心底了。最近,在隔壁的围炉班,闲语横飞。事情因阿逃这个爱惹事的人而起,就在大家互相质问,互相攻击,理论纷说的时候,她却逃开了,这就是她,一个叫阿逃,­

遇事也只愿逃的女生。这天,阳光如菊,风带着热气。潮汕班,却透着一股平静和谐的凉意。一个班级最难得的,就如同这里一样,没有恶意的争吵,没有不悦的纷争。“通知通知!这个星期天我们组织班级户外活动!不要参加的举脚!”阿圣班长人还没进教室,声音已经差点把整栋教学楼震倒了。“阿圣班­

长你去死哪!”阿逃大骂:“我不去!你举下脚来看看!”“阿圣班长别理她。那人疯了。”阿小说,“我去,有奖钱么?”晕……倒……“全部都得去,不去者罚款!去的也要出钱啦,AA制。呵呵呵~”阿圣班长嘻哈着,看来心情不错啊,“这个活动是我!不是别人啊!就是你们的阿圣班长了!我想出来的,怎么样?很有创意吧!大家鼓掌!”“我晕…伤害到我脆弱的心灵了…还创意叻~”阿伟大笑。“好啦好啦,认真说啦!到底有没有人要去嘛!”阿圣认真了。“有!”丫的全班不约而同地大喊,差点没把阿涛老师给引来。“为了表示我们对阿圣班长提这个提议的热情感谢,我决定高歌一曲,大家现在开始点歌吧!”阿虎又来了。“阿虎老大,你就放过我们吧~”“……”“你们会后悔的!”“……”省略号部分大家可以尽情加以想象。年轻人的生活便是如此,没有休止符号,日子如花,日日相见日日新。没­

事,也给它找点出来折腾啦。­

avatar
执行人
Admin

帖子数 : 144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37

查阅用户资料 http://cke162.sou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