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逃童话(转载自WAP网站,作者:阿逃) ­

向下

阿逃童话(转载自WAP网站,作者:阿逃) ­

帖子  执行人 于 周二 六月 07, 2011 1:30 am

阿逃童话(转载自WAP网站,作者:阿逃) ­

郊外的林荫小道两旁,绿树青青,早上八点四十分,阳光透过叶缝直射干净的地面。 路上,小蝶一袭无袖及膝粉色连衣裙,一身淑女打扮;太阳穿着今年春夏最新款的牛仔裤跟T恤,除去校服,她总是时尚的弄潮儿;阿逃一身黑白相间的运动服打扮,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三人并肩在路上走着,阳光掺着树叶的香味荡漾在整条小道上,和着她们的笑声,朝气无限。 星期天早晨出来散步是她们多年来的习惯。她们三人从小就一起长大,关系就好像是姐妹一样亲。 “太阳太阳!你看树身那里…那有一只蜗牛耶!小蝶,快来看啊~”阿逃大叫着。 太阳跟小蝶差点晕掉,太阳说:“阿逃,你不要总是这样吓人好不好,还以为你发现化石呢!” “太阳,她是这样大惊小怪的啦!”小蝶说,“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 “又说我!”阿逃说“你们都不关心小东西!那你们说蜗牛有几个牙齿?” 小蝶理了理一头柔软乌黑的长发,是笑非笑地说:“阿逃同学,那小东西牙齿可比你多噢~” 太阳应和着:“而且它不像有的人一样,它可没有蛀牙噢~” 说完俩人手拉手就跑了,阿逃转过身便追,在后面大喊大叫:“你们又奚落我~蛀牙又怎样!” 三人两前一后地跑着笑着闹作­

一团。闹得正欢,并没有注意一群骑着单车的人正迎面而来。那是去打篮球后准备回去的同班同学阿圣、十三、阿伟、霸王、阿小、风意跟阿币。他们几个人也一边说笑一边慢慢骑着车子前进着。忽然“乓”地一声,阿小重重地摔在地上,原来阿逃只顾着追太阳跟小蝶没看到迎面而来的人,阿小刚好就在最旁边,硬是给她撞摔了,阿逃愣了一秒转身就跑,阿小爬起来,那丫瞪着他的眯眼凶神恶煞地吼:“阿逃你给我过来…我捏死你~” 太阳忙拉住阿逃,小蝶走过来问:“阿小你没事吧?伤了没呀?” 阿圣班长也忙说:“小你先别发火,看看摔到哪没?” 阿小说:“没事啦,丫的阿逃你给我过来!居然还想逃跑!” “蒽蒽…那个…那个…这个…蒽…阿小早上好阿,阿圣班长你们去打球啊?我还有事叻不跟你们玩了…拜拜~”阿逃说完“嗖”地一声溜得比兔子还快,留下大家面面相矑。 “这个家伙!”小蝶说,“阿小,不好意思啊,你别生她的气噢。” “她不是故意的啦…”太阳也说。 “我没生气啦,那家伙就会逃,唉…”阿小揉揉膝盖说,“没什么大碍啦,我们散会?” 小蝶跟太阳这才笑着说,“好,大家明天学校见。” 相互道别,太阳跟小蝶便各自回家。阿­

圣一行人也继续出发。而阿逃呢?气喘嘘嘘地回到家就直奔三姐妹的房间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吱牙咧嘴,心里还得意地想着:“哈哈…阿小那丫的活该…前先我就该把那些精彩的时刻给拍下来嘛,好天天取笑他!…哈哈”。 越想越得意,二妹酷乐啦正坐在梳妆台前打扮,转过身来白了阿逃一眼:“老大你又发什么神经?” 老三帽子猫懒懒地躺在床上看书,也说:“估计谁又遭秧了。” “错!”阿逃说,“不告诉你们。” “切~”老二老三不约而同地切了一声又各顾各的了。 阿逃耸耸肩,还是去陪老妈喝茶了。这也是她星期天必做的事。对刚刚郊外的事她好像就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错一样。­

星期一,阳光明媚。乐酷学校潮汕班里气氛分外活跃。 上课时间还没有到,阿琴同学跟雅妹、呢妮三人正兴致勃勃地讲着星期天各自遇到的趣事,她们三个是班里最高挑的女生,长得又漂亮,站哪哪沸腾。 看阿伟老在旁边说:“A你们在讲什么呀?也跟我说一下嘛!” 琴白了他一眼继续跟呢妮雅妹兴告采烈地说:“我过一阵子有个钢琴比赛噢~” 阿伟把脸凑得近近地说:“哇,阿琴那到时我去给你加油~” 阿琴一掌拍过去,阿伟一躲,没给打着:“哇哇…给你加油还打人,怎么比阿逃还凶啊!” “哈哈哈…阿伟谁让你整天色眯眯的啊,活该挨打啦~”小老头笑着走过来,其实小老头一点也不老,就是喜欢学古人一样叽叽咕咕才给同学起了这样一个外号,这不他又拿了一首自创的七绝来问坐在琴后边的风意同学了:“哥们,快给我看看通不通?” “老头你得了吧你!还真想当宁采成啊!当心古文看多了撞鬼啊…采成…”阿伟话还没说完脑袋瓜就挨了小老头一拍,“你少乌鸦嘴!” 刚想回招只见阿币同学大呼小叫地跑进教室:“号外号外~号外~隔壁灌水班新来了个美女~” “真的?我去看…”正在跟西羊美眉聊天的十三一听差点没弹起来。 “十三!”西­

羊气鼓鼓地看着他。 “看一下而已嘛!”十三委屈地说。 “你…!” “好啦…不看不看…行了吧…” 十三跟西羊是班里的一对欢喜怨家,尽管老师一直强调不能早恋,他们还是恋得不亦乐乎。 “你不能去我去喽~”阿伟话没说完估计人已经跑隔壁班去了。 阿圣班长正与梦婷讨论这一季的班级活动,见大家起哄也说:“那么美?难道能美得过我们的班花莲羽?” “哈哈哈…阿圣…是不是看上我们莲羽同学啦?当心灌水班那个叫听泉的跟你拼命叻,还有那个叫兰亭玉的,你觉得你一能敌二?”稻草人同学调戏地说着,“用不用兄弟我给你助阵啊?” “去…草人你别乱说!不然等下拖出去严刑伺候!”阿圣笑着说,“不怕疼就说!” “呜呜班长要动私刑,梦婷我要投诉!”稻草人大嚷起来。 “好啦…别闹了”梦婷娇声说,“阿圣班长我们继续探讨活动的细节吧。” “唉…既然打扰你们…我…我还是走吧…你们不要留我…不要留我…”稻草人假装哭哭啼啼的样子,把大家都逗笑了,“稻草人同学,你一哭二闹过了,来,我家肥妹用来防身的铁链借你去上吊吧!”霸王笑嘻嘻地说,肥妹也笑眯眯地望着他,肥妹其实很瘦,弱不经风的样子,可大家就偏给她­

起了这样一个名,也算是特色了 。稻草人同学刚想回话,只听见阿逃“救命啊…救命…阿圣班长救我…”原来阿小正因昨日的事大开杀戒,阿逃没命地往教室跑来,差点没把正走进教室的破铜凹铁同学给撞倒,“站住…你丫的今天没认错就捏死你~”阿小也追了进来,乓~这下破铜凹铁注定得摔个猪啃泥了。 “哥们没事事吧?不好意思啊…”阿小一边赔不是一边恶狠狠地瞪着站在阿圣班长跟梦婷旁边挤眉弄眼的阿逃。 眼镜蛇、秀才、刺虎、老爷这时也走进教室,这四人可是班里重量级人物,比F4还F4,进来也不说话,拽拽的就坐自己位置看热闹了。 “铃~铃~”上课铃非常适时地响起来,同学习自觉地各归各位,阿涛老师捧着书本走进教室,阿逃也因此暂时躲过一劫。一上阿涛老师的语文课阿逃就想睡,不过一上东然老师的代数课阿逃更晕,最怕是黄尚老师的体语课,简直就生不如死,今天就刚好都是他们的课,其实阿逃早就在心里盘算着逃课了。只是一直没那个胆量。阿涛老师才开始讲课阿逃就准备睡觉了,这时隔壁桌的清心同学突然传来个字条,打开原来是黑马万宝路写的:“阿逃,你有没有《资治通鉴》?借我。”阿逃转过头去对着万宝路同学猛摇头,表示没有,其实她有,­

只是­

书是哥哥的不敢乱借人。“安静!”阿涛老师厉声说。大家只好乖乖坐好,不敢再开小差。一节课铃~~~~~下课铃终于响起,阿圣、十三、阿伟、霸王、阿小、老人、风意跟阿币又准备去操场打球了,这时刚好灌水班的蓝璇来找阿逃,她拉起蓝就往操场跑,阿逃以前在那里不知道拿了多少人做笑柄,当然最好笑的还是啊小,谁让他和阿逃是死对头了呢! 操场上他们已经开始了,只见老人很潇洒地来了个扣篮,“哇~~~~~~老人你吃错药啊?”阿逃大叫起来,虽然阿逃老损他们,但说实话他们那几个人在球场上都堪称高手,都不知迷倒乐酷学校多少未成年少女呢! “蓝你们班来了个美女啊?带回带我去看啊,我最喜欢美女了,她叫什么啊?”阿逃问道。 “噢,你说小依啊?是啊,很漂亮叻”蓝说。 “我们班那个花痴阿伟又要忙喽。”阿逃一副等看好戏的样子。 “她有男朋友好不好,就是菜园班的楠风嘛”蓝说。 “噢,那阿伟要哭死了,哈哈”逃幸灾乐祸地说。 “我蓝璇一定要当警察!”蓝突然对着操场上狂叫着。   “哎,姐姐,我耳朵第八百次起泡啦!”命苦啊!有个人天天在耳边说同一个誓言,谁受得了啊!阿逃正想对蓝下手的时候,阿小那废物失手把球打出了界,正朝这边水坑滚来。阿逃­

无话。碎碎念道“进水坑,进水坑~”,说着话,球不偏不倚滚进水坑,沾了遍水停在水坑中央,赶过来捡球的阿小一脸无奈地伸长胳膊够球。阿逃则和蓝用男低音很深沉很同时地伸出左手摆“V”字来了个“Yeah”! 阿小气的直翻白眼,口中“呢喃”道:“有你们好看的!”   “Yeah!”首战告捷!阿逃正兴奋得忘乎所以的时候被口水给呛了一下,于是不停地咳,转过身一边拍胸一边咳,咳着咳着突然发现蓝身后地面上有许多玻璃球。她正纳闷,这年头一米高的小弟弟都不玩玻璃球了,哪来这么多这玩艺呢?正思索着,场上不知道哪个白痴又将球飞出界,角度刁得正对蓝。危急之中有一勇士上前拦球护驾,蓝则吓得直往后退,顿时她大彻大悟,明白玻璃球是干嘛用的了,一定有人故意弄出来想让蓝当众摔跤出丑。蓝一脚踩在玻璃球上,滑得向后就翻,阿逃见状连忙上前一推,本以为她能站稳,可这家伙笨到扑嗵一声跪在水坑里。听动静就知道膝盖肯定破得冒血了。而上前护驾的勇士——刚看清是阿小——因为难度太大,虽成功接到球,但却摔了个很好看很标准的狗吃屎,然后一胳膊戳进水坑里,也冒血了。 估计蓝最迟也是看完这狗吃屎再晕过去的。忘了说蓝晕血的。­

“蓝你这是怎么了???”阿小丢掉球爬起来就奔蓝。   “没事,她就是晕血,睡一会儿就好了。我先扶她回去。不对啊!她怎么了关你什么事啊!不上一边偷笑去,在这瞎装什么紧张啊!”阿逃这才反应过来。   “先别说了,我送她回去。”阿小一把抱起蓝,向宿舍走去,阿逃有点懵,这人今儿怎么了?只好跟在他屁股后也回宿舍了。 流氓那家伙来时蓝已经醒了,操场风波也告一段落。­

体育课,阿逃又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假没有去。 唉,书落教室里了,只得回去拿。 经过灌水班时阿逃乐了。看灌水班的和尚,在他们班走廊上表演金鸡独立呢! 和尚是灌水班里让钓老师最头痛的学生呢!因为他老是放臭屁,经常弄得灌水班臭气冲天,结果经过班里同学的强烈要求钓老师只好把他安排在教室最后排靠近门边那个位子,他却因此老使坏。 上课时间在这玩这个?阿逃发了个信息问灌水班的猫不在请等等,阿逃叫她面面,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灌水班阿逃的一个转学了的好朋友面条而起的。 “面面,和尚干嘛呢?” “噢,他把美女老师嫣然气哭了,钓老师在惩罚他?” 原来如此,居然敢气哭我美女嫂嫂嫣然老师!看我不整你! 阿逃不知从哪弄来一只小蚂蚁往和尚身上一扔,就等着看好戏了。只见和尚一看到蚂蚁,就大叫起来:“哇~~~~救命啊~~~~”猪嚎似的,然后在走廊大跳起来,钓老师闻声跑出来:“和尚你有怎么了?”“老师,有蚂蚁!!!” 哈~~~~~全班爆笑,“蚂蚁就怕成这样?厉害!”老钓差点没有晕过去。 “哈哈~~ 大家~~~哈哈~~不要笑,我们继续上课~~~~”老钓自己牙都掉了­

还在叫人别笑,灌水班一下活跃起来。 好不容易放学了,阿逃自己准备去坐公车,刚刚好碰到面面。“面你也在啊?” “是啊,一起等啊” “好” 站着站着,突然见到对面一个超酷的男生也在等公车,还摆出一副酷到叫人疯狂的POSE,一身干净的浅色运动装,高挑的身材站在最后面。哇噻,再这么帅会引起社会治安不稳定的。面面看的口水都快滴了。 “面面,你够不够胆敢不敢过去跟他说话?”阿逃挑衅地说。 “有什么不敢!” “你说的噢!” “我说就我说,干嘛!” “那我把台词写你手心你过去说,你敢的话我请你一个星期汉堡!” “你说的!!” “君子一言!!” “好!” “去去去去去去!”阿逃写好就逼她。    哈哈,面面好搞笑,腿又没毛病,干嘛横着走呢?背对着人家多没礼貌,阿逃这正等着看好戏呢,那笨面横着走到人家跟前又横着走回来了。 “不行啊,我怕怕!”­

“你去不去?好,你除非承认你笨。” “吼~~~你才笨!我去还不成吗?”   那帅哥也不是傻子,这么玩,人家早看出来了,还好,人家给面子没逃跑。面面又横着迈步蹭到人家跟前,然后,一个标准的向左转,跟帅哥视角成90度垂直。这样也好,避免眼神交流省着触电,直接倒地进医院。 面面一眼也不敢看他,低个头开始背。“呃,那个,曾、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的爱、爱情摆在我的面前,可是、可是,我没有珍惜。如、如果、如果什么来着啦?妈的,忘词了。”    倒,这话也说出来了。面低头看一眼手心,那帅哥自然也看到那一手的小黑字。“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将对那个男孩说三个字——我爱你。下一句是~”她总是在关键时刻这样,没关系,习惯了。又看了一眼提示。“如果非要把这份爱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那个,呵呵,对不起啊,我没有病,别报警啊!” 服!   “哇,面面,你好勇敢哦!小妹崇拜。”   “丢死人了,我看了两次不说,还骂了一句‘他妈的’,完了我,形象大毁,以后没有人要了,我的终生幸福啊!给我根三尺白面条叫我上吊吧!”   “不丢人,挺成功。真的!­

真的!”要不你终生幸福也没啥希望,说不定能因此泡上个帅小伙呢,哈哈。 就这样,面面吃了阿逃一个星期的免费汉堡,不过给阿逃残忍地取笑一个月以上,面面也从此不敢再在那个站等公车了。­

又是新的一天。乐酷学校潮汕班仍一派鲜活灵动的样子。因为年轻,所以精力充沛,似乎每一天都如新花一样新鲜而可人、又如戏台,闹剧不断。这不,早课时间还没到,同学们还没全部到齐,洋娃娃、菲菲、芯儿、灵儿、腊有腊无、美人鱼都还没有来。阿伟同学倒是来得来得特别早。 唉…灵儿还没有来,他看上去失魂落魄的样子,“灵儿啊,你怎么还不来啊…快来好不好…快点把作业借我抄吧…你再不来我就惨啦…”阿伟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忽然瞥见灵儿跟芯儿正朝教室走来,顿时精神一震,美女效应非同凡想,他又放开鸭子似的嗓子大喊了:“大家请注意请注意!美女架到~” 话音刚落只见洋娃娃拉着菲菲蹦蹦跳跳地进来了,“唉…阿伟别这么隆重嘛!我都说了要低调的嘛~”洋娃娃提高声掉笑眯眯地说,人家菲菲说话了:“娃娃你别臭美了!有说是你么?哈哈哈…” 娃娃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经过阿伟旁边时狠狠捏了他的手臂一下,痛得阿伟怪腔怪调地大骂“恶人~” 这时芯儿和灵儿笑着走进来,“阿伟又在欺负人!”芯儿说。 “冤枉啊~到底是谁欺负谁啊!”阿伟大叫,“现在的男生怎么尽给欺负啊!灵儿灵儿你要帮我讨回公道啊~还有,顺便把你作业借来抄抄…” 我晕…服…! ­

这边还没吵闹完美人鱼进来了,腊无同学也在后面走了进来,各归各位,美人鱼同学比较好学,也没跟大家闹就先拿起书本预习起来,同桌雅妹也进来了,就坐在旁边看大家闹,雅妹突然推了推美人鱼:“鱼,阿币又在看你了。” 鱼头也不抬说“噢”继续看书,那边第一组的阿币背靠着墙脚架在前凳子上色迷迷地看着美人鱼,眼都没眨一下。 “鱼你快看啊他还在看!”雅妹又推了推鱼。鱼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不到一秒的时间目光又转回书本了,又“噢”了一声。 前面的呢妮同学也发现了,“我拿个袋给他接口水?” “你们别闹啦!”鱼仍在看书。 “鱼你快看啊,他真的呆掉啦!”雅妹这次是用手掩住鱼的书硬要她看,鱼轻轻地笑着转过头去,准备用高压电把阿币电晕,谁知只听到“嘭”的一声巨响,阿币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下去,哈哈哈~三个女生笑得像喜鹊一样。 阿币悻悻地爬起来唉哟唉哟地叫着,丫的太糗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阿圣班长看人来得差不多,就站到讲台上大声宣布,“大家静一静,趁现在还没上课占用大家点时间,经过我跟班委梦婷一同商议决定,今天第四节的班会主题定为辩论,辩论主题是《清明节到底是怀念先人还是劳民伤财》,大家可以先准­

备一下。­

” “哗~阿圣班长!你这样是偏坦叻!辨论是我的强项嘛,让我太轻易就拿个冠军我会很没有成就感的呀!”十三得意得手舞足蹈。 “有人又开始在做梦喽~”琴讽刺地说。 “大家别吵,话留着辩论会再说吧”阿圣班长说着就走下讲台,表情酷酷的。 “阿圣班长你好酷噢~”阿琴装着崇拜的样子说。阿圣班长一下子脸就红了,阴阳怪调地说,“别这样说嘛,我会不好意思的,不来了啦~” “水库!”琴降低音调悻悻地说,阿圣班长一听差点没口吐白沫,狂晕呀~班长难当啊…要是全世界的人都能跟梦婷一样估计天下就太平喽。 “阿圣班长,等下要我赢了有没有奖品先?”十三又在做梦了。 “有,准你星期天不用来上课!”阿圣说。 “晕~那我还是保持沉默吧。” “我也保持沉默!”刚还在望着窗口发呆的阿逃突然就说了,视线还是没有离开过窗外,嘴里还“一片云…两片云…”地碎碎念着。 突然眼睛一亮整个人就跳了起来,手指着窗外大喊:“帅…帅…帅哥…!!” “阿逃你太夸张了吧…”太阳顺着阿逃手指的方向望去,话还没有说完也呆了:“好帅噢…” 小蝶一晕,“受不了你们这两个花痴。” 只见那个帅哥慢慢地走进灌水班,原来又是一新来的,­

丫的怎么灌水班最近那么走运啊,又是帅哥又是美女的。 “等等,怎么那么眼熟?”阿逃大叫,“阿…上次被我整的那个车站帅哥?噢…上帝…可怜的面面…”­

灌水班。 美女如云、才子佳人比比皆是。 班花静静的素素一袭长发披肩,正低头看她的《诗三百》。人如其名,芙蓉着秋雨般静绝素雅。她有一个保镖,就是长风同学。 新同学小依看上去娇小玲珑,每天都见她笑魇如花的,她笑起来也的确迷人。 阿梦梦同学趴在桌子上睡眼惺忪的样子,估计还在做梦。 冷月同学拿着镜子左照又照的,“别照啦,已经很漂亮啦!”坐在后面的火星屋说。她头也没回地自顾自打扮着。 红火灶还在研究着“沧泱嘉措”, 帅哥飞扬跑面面位子上聊天去了, 鬼鬼拿着一道题一直在缠着一一给他解答, 轩辕估计跟小老头有得比,一天到晚在填那些乱七八糟的词,倒不如月光曲,信手拈来成佳句。 这是突然一位帅哥走了进来,站在教室前门口张望着,估计是在找自己的位子。 没错!这就是刚刚那个让阿逃发花痴的帅哥了,面面刚好抬起头,“啊…”差点摔倒,“这…这不是车站那个…天…”这时嫣然老师来了,嫣然老师今天穿了一套歌莉娅浅蓝色的职业套装,配上她白晰的皮肤很是好看。 但见她款款而来,柔柔地对大家说:“同学们,这是新来的黑见哲夫同学。” “大家好。” 原来他叫黑见哲夫,人帅名字酷,这下班里的男生都有危险喽­

。 只见黑见静静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班里的女生看得都呆了,男生却给他投去不屑的目光,同性互相排斥异性互相吸引的反应非常明显,只黑见坐怀不乱,估计是高人。 面面呢,头也不敢抬,这丫头命太苦了。 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这个帅哥和阿逃这家伙别把这件事爆出来,否则就糗大了。 一堂课上完无话,下课铃一响面面就往潮汕班跑,去叮咛逃帮她保密了。 “哈哈哈…这个容易。你们班新来的那个长那么帅,不知是不是腹中空,不然,我们去考考他?”阿逃又在想诡计了。“逃姐…你放过我吧…” “怕什么!走拉!”阿逃拉起面面就往灌水班。 刚好黑见没有出去乱跑。 阿逃拉着面面来到他面前,“嘿!我认识你!”阿逃大声说,面头已经低到地上去了。 黑见抬起头,说:“我们见过。” “你记性不错啊,好,钓老师让我来考考你看看你的程度,你想我怎么问?” “?” “不用奇怪!这是乐酷学校的规定你不会不知吧?新学生都要接受考验的。”面面也附和着开始蒙人。 “好吧,请说。”哲夫等着洗耳恭听了。 这时班里好多同学也围过来看热闹了,“好,这么有信心,你先以咱钓老时为题写首五言绝句吧!一分钟给你想。” 哲夫望了望窗外便­

嘴角泛起浅浅的笑意:“秋水摇渔舟,清江鱼正稠。老翁复一笑,钓起一江秋。” 好!大家赞叹之余都为黑见鼓起掌来。 阿逃也暗暗佩服他的灵敏,“钓起一江秋,好意境!下一题,对子,”阿逃说:“水影明如练,月身巧澹烟。暮暮碧湖,朝朝琼树。” “意境好难对,我试试:山光媚如碧,清溪暗送波。日日红花,夜夜轻歌,”黑见想了想,说“还是不喜欢。” “蒽,五十分给你。”阿逃大笑。 这时文墨班的檀木崖纤刚好路过,和了一联:“山色暗似檀,阳晖妙行染。岁岁紫衣,年年重彩。” “哗~不简单啊,牙签同学。”阿逃一下也乐了,“再续一题?” “请说啊。” “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阿逃说,“可续句可和联。” 檀木笑着说:“快上课了,有空对。” “好啊,下节课下课去文墨讨教。” “欢迎。”­

文墨班。 书香墨气盈屋。 阿逃正以前所未有的斯文姿态在求教。“小女不才,随手拈得拙句《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特来文墨班求对或续。” 纯原定同学首先和了句:“秋风冷月潭中戏,唯有酒葫替佳人。” 灌水班的峰哥也在场,他随即也和了句:“楼中依人独追忆,滴滴清泪洒红尘。” 阿逃笑而不答。 峰哥笑着说:“老朽厚脸再对:窈窕曼妙风弄影,尘埃落定火燎天。” 这时只见林丫头不紧不慢轻轻地说:“夜凉如水花献媚, 风住尘香月清浅! 桃花梨雨弥馨雾, 柳垂溪流蒿如鬟! 新荷挂绿别有韵, 鱼鹭澄波染暮欢! 碧翠裁剪纤丝影, 一顷春色向天关!” “鑫龙好文采”阿逃欣喜,“可是我还要再等。” 这时牙签同学终于露脸了:“佳人语喃持推就,愁煞才子鬓白边。” 哈,牙签这是在说阿逃刁钻么?可惜阿逃别的不会,装傻最在行。 峰哥见阿逃装傻又来了句:“晨曦妙语戏文墨,笙歌径走若离尘。” 这是恰好钓老师经过:“大家玩什么呢!” “钓老师也来和几句?” “好啊,”老钓想了想说:“夜凉如水花献媚,月影却与人相随.风住尘香月清浅,兰花紫梦惹人醉。” 老钓就是不一样,姜还是老的辣呀! 心淡如水­

同学的更绝了,只见他清清嗓门说:“在下随口吟出两句,不敢与你妙句相对只为回应君之才情! 静饮芳庭相思酒, 幽闻寒弦音悠扬。” 文人就是不同,阿逃这粗人顿时连话都答不出来。 “哎…文墨乱我心啊…我心中无句了…”阿逃晕晕地说。 林丫头这时又接起:“呵呵,无句心中应该是有句, 再和两曲一联:“ 夜凉如水花献媚, 风住尘香月清浅! 星落化龙雨打帆, 蕾凋埃藏溪荡边! 二:夜凉如水花献媚, 风住尘香月清浅! 流落芳琼思薰起, 暗语孤瑟泪痕衫! 联:上联,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 下联,晨馨似荷草含韵,露沾琼蕊雾茫然!” 鑫龙果然厉害。难怪那个叫兰亭玉的家伙老跟在她旁边不走呢! 只见烂玉也和了两曲:“〈兰若寺〉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圆月映影思故人,寺院晓露静沾襟!→聂小倩、呵” 居然把阿逃拿阿逃的笔名兰若作文章,“没事,我装。哈哈” 阿逃仍保持沉默,谁让她拜金吧,沉默是金嘛。 这时黑见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他也随口和段《续貂》:“凉夜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独上西楼晓残月,轻倚栏杆锁娥眉,蓬山青鸟应由信,关­

山飞渡晚­

来急,等闲识得周公面,款款卿情入梦来.” 阿逃这会心里正暗暗偷笑。所谓抛砖引玉也就是这样了。不过再对下去估计自己胸中那点文墨就给炸干了,三十六计,还是溜吧。“哇…高人好多…我要闪了…”阿逃刚要逃就给烂玉拉住了:“想逃。留下几句再说。” “切…拿我的题考我?”阿逃甩一首:“夜凉如水花献媚,风住尘香月清浅。和雨和烟美人尖,天上人间声声怨。疏狂拟尽几回醉,寻常莫过当时月”就闪了,闪之前还不忘踢上烂玉一脚。 彼时的舞文弄墨,实在名不虚传!回到教室刚好上课铃响起,这文墨一会阿逃也无心上课了,满脑作诗对对,心不在焉地上了两节课,阿圣班长主持的辩论活动也到了,因为班会是全校统一在这一节的,也是可以当成校会课的。­
avatar
执行人
Admin

帖子数 : 144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37

查阅用户资料 http://cke162.sou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